主页 > 环球引领 >【独家】勿为发展毁历史生态 “木蔻山是槟民共享的” >

【独家】勿为发展毁历史生态 “木蔻山是槟民共享的”

2020-06-13 环球引领 871 ℃
正文

【独家】勿为发展毁历史生态 “木蔻山是槟民共享的” 木蔻山打造主题公园和综合计划,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原本属于所有槟城人共有共享的木蔻山,为何一定要给私人发展商所有?打造成超级富豪的居住地,就真的对得起附近的居民吗?”——上述一段话,是面子书上针对木蔻山为了发展计划而可能无法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流传的提问。

但是,这不是单一的立场而已。因为学者傅向红、槟州消费人协会、槟城古迹信托会、在野的民政党,甚至是在朝的副旅游部长慕哈末巴迪亚,以及许多环保分子都曾先后列出了他们不支持发展的原因,而该区的人民公正党峇都乌蛮州议员古马乐山就罕见地表示,自己愿意与民众站在一块,若人民不接受,他不想违背选民的委托,更不能与选民的意愿背道而驰。


他在接受本报访问时就点出,只要有关计划还没有动工,就有扭转的余地。

古马乐山表示,据他了解,木蔻山的综合发展项目计有酒店、住宅与店屋、服务式公寓和别墅等,他担心这会对目前已十分拥挤的该区来说是一种可怕的交通负担,因此他不希望任何计划影响到该区居民。

【独家】勿为发展毁历史生态 “木蔻山是槟民共享的” 古马乐山

州议员与民同在

他说,无论是交通或人口密集度而言,该区已经非常拥挤了,尤其是节日期间,皇后湾广场前面的交通更是一场噩梦。所以,他不希望出现任何加剧目前负担的计划。他反而希望打造更多的可负担房屋。

他是在接受本报访问时,如此说道。


期间,他更直言,由于计划还没有开跑,加上政府有一定的介入权,所以还有扭转的空间。

询及有指相关单位非常的昂贵,似乎只有超级有钱的富豪才能入住一事,他则表示:“据我了解,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入住的。”

另外,一些不愿具名的该区居民就表示,槟州已经有很多屋子空置了,因此不应该再打造更多的豪华洋房,否则届时当地房价高升,受影响的始终是买不起房子、且承受高生活成本压力的下一代。

不过,支持的论述认为,这个计划将有助改善当地的经济发展,推动槟州的发展格局。

古迹信托会:勿摧毁历史

木蔻山应申遗

槟城古迹信托会副主席邱思妮早前曾表示,发展计划所占的地段就是前麻风病院及肺结核疗养院的隔离地区,同时该区有很多坟墓,并且也有很多历史性的东西存在,因此希望州政府能重新检讨木蔻山的发展计划,将木蔻山与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联名申遗为世界文化遗产。

她也是槟城论坛成员的她是在“过去的声音建造未来”的讲座上如此表示。她说,该论坛之前有提呈10项诉求给槟州政府,但却没获得回应,她希望州政府可以关注。

“我们的长远目标是希望州政府将木蔻山列为遗产区,同时将木蔻山建议为国家遗产区(National Heritage Site),将木蔻山与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联名申遗为世界文化遗产。”

她指出,有人指木蔻山的发展是很小部分,只占了地段的15%,其他的地区都将被列为森林保护区,而非政府组织会反对,是因为发展计划所占的部分地段就是有很重要意义的地段。

【独家】勿为发展毁历史生态 “木蔻山是槟民共享的” 慕哈末巴迪亚认为,木蔻山应该申请入遗。

副旅游部长:保留珍贵历史文化

副旅游部长慕哈末巴迪亚曾表示,想就木蔻山丰富的文化历史价值、珍贵的自然生态,为该区申遗。

他表示,经过逾百年的演变,木蔻山其实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若重新发展,相信可吸引更多外国游客来探索历史文化。

他指出,该岛上尚有许多具历史价值之处,因此希望在发展的同时,必须保留珍贵的历史文化。

据了解,国家文化遗产局目前着手处理木蔻山申遗工作,早前也已经致函槟州政府了,而古马乐山在刚过的州议会上针对此事进行询问。

不过却被告知,发展计划已经获得批准。

槟消协:槟绿肺须受保护

槟州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哈末依德里斯曾发文告指出,槟州需要更多的绿肺及大自然环境,因此为了下一代,木蔻山必须受到保护。

他也说,既然槟岛市政厅指将会对发展商设条件,他促请槟岛市政厅公布该条件,并且在没有获得公众谘询环节下,不能批准该发展计划进行。

另外,一些网友也留言指出,既然槟州政府经常以鼓吹环保自居,那幺更要为下一代保存一片绿,而不是禁止塑料袋后,却砍山填海又伐木。

傅向红:云集各类弱势群体

背景特殊深具意义

学者傅向红去年曾就木蔻山发展一事表示关心,甚至在“当今大马”撰写《木蔻山:多重边缘的寓意》一文就提及,木蔻山先后成为二战前的隔离检疫站、精神病院、麻风病院、罪犯拘留所,二战后另设肺痨病院、共产党同情者集中营、难民收留所以及重型罪犯劳改营,因此,该区云集不同类型的社会边缘人和弱势群体。

就此,她文中指出,木蔻山背景特殊,不论是在公共卫生、人造环境学和建筑学方面,皆具有重要意义。

重点历史遗迹

“其为海峡殖民地时期以及战后的重要检疫站,在一百多年内,至少有超过一百多万的移动人口,曾经在该岛停留接受检疫或隔离,因此也是理解殖民公共卫生史和移民史交汇的重点历史遗迹。”

她文中也主张,若是能完整保留木蔻山和书写木蔻山的边缘底层史,可以丰富社会对边缘的认识,深化我们对权力机制运作逻辑的认识,以及有助于连结不同的边缘。

结语:典当数百年历史文化

能换来多久繁华?

摧毁是一刹那的事,但是山林的打造、历史的累积,以及文化的结晶却是需要几十年,甚至数百年的累积。

一刹那的摧毁,我们典当的是什幺?换来的所谓经济效益,又能带来多久繁华?这点值得思考。

一些东西,或许可以通过金钱打造,但是一些东西没有了就是没有了,再多的钱,也换不回来。写到这,我开始怀念2009年,当时在“民联”政府(现为“希盟”)推动下,所举办的“向大地母亲说百万个对不起”活动,大家以制作有效微生物泥球(EM泥球)丢下大海,试图净化环境的举动。

当时,EM泥球之父比嘉照夫教授曾说过一句话:大自然的反扑不是没有理由的。是的,我如此相信。

独家报道:黎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