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家电观察 >不用大脑而且一团混乱,但你还是会去看:《露西》(2014) >

不用大脑而且一团混乱,但你还是会去看:《露西》(2014)

2020-06-14 家电观察 347 ℃
正文

不用大脑而且一团混乱,但你还是会去看:《露西》(2014)

编译|Gerda

  今年夏季上映的动作大片《露西》里一直提到人脑只用了百分之十,这类老生常谈的迷思简直就要让科学家抓狂。不过也许卢贝松有什幺秘密讯息要传达吧,譬如恳求观众千万、千万不要太过认真解读这部电影,只要享受史嘉蕾乔韩森穿白T恤跟黑胸罩,用滑稽的表情跟心灵超能力把坏人打趴,以及不时用她招牌的慵懒嗓音说几句髒话就好。正如飙速电音配乐加上史嘉蕾的台词:「细胞核的无限组成正在我脑里爆炸。」这种假装是给知识分子看的动作电影就跟毒品没什幺两样,时不时你总需要来一下。

  史嘉蕾在片中饰演一名住在台北的美国学生。刚开始约会的某个家伙要求她带一口上锁的公事包到旅馆给一位谜一样的「景先生」(台湾片商不知道为什幺翻成『王老大』)。显然不是个好主意,但彷彿惟恐我们不知道此举有多不智,电影开始出现小鼠靠近陷阱、热带草原上猛兽狂奔等刺目画面。

不用大脑而且一团混乱,但你还是会去看:《露西》(2014)

  这些交错不过是个预示,接下来观众将会看到的是一大堆《机械生活》(Koyaanisqatsi)风格的拼盘──包含恐龙、忙碌市中心到做爱的犀牛。这些图片大多来自片中由摩根‧费里曼饰演的诺曼教授的演讲,他描述如果人类用了更高比例的脑会发生什幺事。好巧不巧史嘉蕾饰演的露西正在经历一样的状况。

  露西无意之间被迫充当毒贩运送新麻醉品的工具,景先生的手下抓住了她,她昏了过去,腹部被注射了「CPH4」。CPH4是一袋晶体,看起来像是从Dean & DeLuca买来的高级食用盐的蓝色升级版。一些本来要对露西毛手毛脚的坏人开始揍她,结果毒品就漏出来渗进她的血管里──绷!新的超级英雄产生了。 

  电影的前三分之二进展很快而且具有娱乐性,露西要施展一些报复举动,同时也在寻找另一袋药物的下落。原来CPH4是怀孕期间自然产生的物质,既然露西已经把它注入血液里,她的脑力从原本的百分之十往上飙,而且拥有各式神奇力量。她可以操控电话线路,让人漂浮,而且用超音速打字。但同时她也明白,自己只能再活几个小时。(为何她会知道呢?因为她大脑开发的部份更多了!当然知道啰!)她需要更多的药物来达到百分之百,然后「超越」,以及可以的话给摩根费里曼关于人类知识的线索。

不用大脑而且一团混乱,但你还是会去看:《露西》(2014)

  影片的结局完全是超展开,因为太蠢了所以反而引人入胜。就像是拍给注意力不集中的人或者非常需要被吓一跳的人看的《2001太空漫游》一样。不幸的是,当露西接近迷幻颠峰,以及整部电影进入高潮时,却插入了一段没有意义的韩国黑帮大战法国警察。基本上,只要不是史嘉蕾透过心灵传输或者跳跃时空怒视而打败的敌人,在萤幕上都死光光了。

  凡是卢贝松执导的法国动作场景一向都很不错,在这部电影则是变成了巴黎第一区混乱的飞车追逐。史嘉蕾模模糊糊的哲学冥想,譬如「我们从不真的死去」打断了这些场景。这些露骨的经典名句时间,混杂着一些些真正深沈的思考,可能真的就是卢贝松的精神所在。

不用大脑而且一团混乱,但你还是会去看:《露西》(2014)

  相较于这部片的名气,它的内容其实没说出什幺。不过说是自《第五元素》以来最好的作品,并不为过。有些观众在电影落幕时,可能会说出:「蛤?」但这荒谬的结局正代表了导演想要留给我们的纯粹情绪。我不敢想像卢贝松当真相信这部片有什幺道理,但他力有未逮之处,反而让一部有似于美式漫画主题的电影更显真实。即使脑力只用了10%,也看得出来这部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片,但它无脑得好看,则是不争的事实。

Guardian》

电影资讯

《露西》(Lucy)-Luc Besson,2014